果然,夏组长随即拿来一份收购意向协议书,让李梓签字,并告诉他完成交易还需要一份鉴定报告,如果鉴定结果达到收购意向协议书上的标准,该公司就进行收购。

“这使得企业的抵免更加充分,有效降低企业境外所得总体税收负担,更好地鼓励我国企业‘走出去’”刘宝柱称。